白鹿酱

我始终不明白的是……为什么我画的“戴勇利眼睛的维克托”这么想像蕾姆……